首页 SEO技术 正文
宋清辉:征信市场千亿规模“忽悠成分很大”(图)

 2022-01-23    262  

著名经济学家、《》作者宋清辉则对媒体表示,“所谓的征信市场千亿规模‘忽悠成分很大’。”据清晖智库统计,个人征信和企业征信总规模仅为20亿元。

刚刚过去的2015年被称为“中国个人征信市场化元年”金融行业seo,在这一年里,多项关键政策与监管指引相继出炉,中国个人征信市场的顶层设计雏形初现。中国个人征信商业化、市场化发展的大幕正在徐徐开启。然而,在个人征信牌照尚未下发的同时,市场前景也开始出现了质疑的声音。各大公司虽已在数据源头跑马圈地,但这也使得数据割裂,形成数据孤岛,优质的数据源成行业面临的一个难题。

■新快报记者 黎华联/文 陈柏林/图

1

首批牌照至今未发 监管政策犹豫不定

过去五年间,个人住房抵押贷款、经营性贷款和消费贷款余额的年均增速达到19%-24%,信用卡贷款余额更是实现了超过50%的高速增长。波士顿咨询预测,未来五年个人信贷余额仍将以年均复合增长率14%左右的速度拓展至约55万亿元,为个人征信市场创造巨大发展空间。

艾瑞咨询数据称,估计2015年中国个人征信行业潜在市场规模为1623.6亿元,实际市场规模为151.4亿元,市场渗透率9%左右。随着征信行业发展,预计2020年将达到千亿元左右。

不过,著名经济学家、《》作者宋清辉则对媒体表示,“所谓的征信市场千亿规模‘忽悠成分很大’。”据清晖智库统计,个人征信和企业征信总规模仅为20亿元。

而监管机构也在给征信业“降温”。央行征信局局长王煜去年曾公开对外表示,征信行业市场容量有限,也不容易赚钱金融行业seo,这在当时被认为是为征信行业“定调”。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5年1月5日,央行公布了首批八家民营征信机构准备单位名单后,首批个人征信牌照至今未发放。

“牌照发放的不确定性直接影响着市场各类参与主体的积极性,特别是掌握了大量准确、权威数据的政府部门、公共服务和企事业单位,对监管政策变化的担忧使得他们在与准持牌机构的数据合作上游移不定。”波士顿咨询称,下游的征信产品使用方也面临着“是否是合法使用征信产品”的尴尬境遇,对于自身客户信息和数据的分享与反馈也采取了比较保守的态度。

2

“三马”割据 领头电商、社交、金融

这八家准备机构中,马云、马化腾、马明哲三位大腕旗下的征信集团,更是外界关注重点。“三驾马车”所带领的芝麻信用、腾讯征信以及前海征信金融行业seo,分别执电商交易数据、社交数据、金融借贷数据的牛耳。

2016年3月份,有报道称芝麻信用已经开始了客户内测。芝麻信用的数据建立在阿里巴巴电商系的基础上,更致力于搭建个人化的消费场景,并且主要为其阿里系商家提供更多融资便利。

腾讯征信已经覆盖了8亿社交用户,它的数据来源建立在海量的QQ用户、微信用户社交数据基础上,更多是为腾讯的个人用户服务。

前海征信最大的优势则是基于平安旗下各类数据的集成优势,自有金融行业数据库,并与多个政府部门,以及电信等运营商、银联等几十家外部数据提供机构合作等。它的数据基础以金融交易场景为主,加上与互联网金融公司的黑名单共享等方式,形成了新的金融信息来源模式。

但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些数据和个人信用关联度比较弱,其如何用这些关联度弱的数据,分析出与个人信用的关系是一件存疑的事。

3

三大痛点待解 优化数据资源成攻坚议题

实际上,波士顿咨询也认为,目前,作为个人征信行业的基础资源,数据供给目前存在数据源散乱、数据质量差、交易机制缺失三大痛点。

其中在数据源方面,金融数据、政府公共服务数据、生活数据等个人征信行业所需的三大类数据分别散落在各主体机构中。大量民间借贷、互联网金融数据未能实现统一的征集和标准化处理。

生活数据线上线下数据混杂,一人多账户多设备或多人共享账户等问题导致线上数据难以归集到数据主体等问题始终存在。

数据孤岛问题之外,数据质量也是征信行业的顽疾。波士顿咨询认为,特别是新兴机构虽然能够更加快捷、低成本的收集线上数据,但也面临着信息主体不明、身份难以验证等问题。

“各家征信机构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在数据源头跑马圈地,影响了行业整体水平的提升。”该公司认为,优化数据资源的供给将是未来几年整个征信行业需要重点攻坚的议题。

■链接

八家公司两大阵营

阵营 经典类征信机构

一类是以鹏元、中诚信、中智诚等三家机构为代表的经典类征信机构。这三家老牌征信机构从金融反欺诈、个人信贷等业务需求出发,通过征集传统征信数据及部分特色行业或区域数据,采用经典、成熟的征信模型和技术,深耕金融服务领域。

不过,他们完全独立的第三方定位也导致缺乏直接、广泛的数据源,覆盖人群有一定局限性,数据和系统能力、应用场景建设等方面面临一定发展约束。

阵营 新创生态聚合类征信机构

另外一类是新创生态聚合类征信机构,包括芝麻信用、腾讯征信、前海征信、考拉征信和华道征信等。他们除了对外接入传统征信数据外,都大量运用了自身场景下沉的多元鲜活数据,包括支付、互联网电商、社交、电信服务、公共服务等。从产品应用场景上看,新创机构从一开始就比较注重非金融场景的开发,探索传统信贷与创新生活场景应用兼顾的发展。

不过,这些数据来源复杂,渠道多样,除了数据与个人信用关联度较弱外,企业之间无法共享可能导致数据存在不够全面的问题。

■相关新闻

11只“征信概念股” 涌入A股市场

新快报讯 征信业的“热”有目共睹,除了2015年1月央行公布的由8家公司组成的个人征信“梦之队”外,征信业还活跃着大量征信及相关机构。

尽管中国征信业的准入机制并不允许外资征信机构直接进入,但这个庞大且完全空白的市场还是令它们不惜“费尽心力”,均通过收购中国征信机构的形式在中国市场“安营扎寨”——即使它们仍然拿不到最核心的数据,如美国征信巨头邓白氏收购华夏信用组建华夏邓白氏,益博睿收购新华信组建益博睿新华信。

另外,一些虽然没有进入监管层名单,但已经开展征信业务的“准征信机构”也不在少数,如京东旗下的京东征信、中国电信旗下的天翼征信、万达旗下的快钱征信、孵化自玖富的闪银等。表示,截至目前京东消费金融已经完成了接近2亿用户的信用评分,应用在京东消费金融的“白条”以及C端用户的其他消费金融产品中。

此外,一些有实力的金融机构也自建团队开展实质上的征信工作,如相当一部分商业银行,宜信、捷信等金融公司等。捷信公关喻晗告诉记者,捷信的征信主要为信用“小白”建立信用记录。

央行征信局网站显示,截至2015年6月底,全国共有17个省(市)的78家企业征信机构在人民银行分支行完成备案。个人征信方面,有消息指出,申请进入第二批名单的征信机构数量超过200家。另外,A股市场“征信概念股”的数量达到11只,包括中国平安、新国都、广联达等。

(《长江商报》)

  •  标签:  

发表评论:

原文链接:https://www.whqrqz.com/post/831.html

=========================================

https://www.whqrqz.com/ 为 “XiaSEO优化网” 唯一官方服务平台,请勿相信其他任何渠道。